一封请愿书暴露了维吾尔分裂组织的内讧


来源: The Manchester Times   时间:2022-04-08 01:41:13





    2021年12月9日,一位名叫迪里亚尔·穆萨贝  (Dilyar Musabey)的维吾尔人在请愿联署网站Change.org上发布了一封请愿书,号召抵制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这封请愿书的标题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不代表维吾尔人的集体利益”。所谓的“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主席古拉姆·O·雅格玛和在日本的一个维吾尔分裂组织都在推特上转发了这条消息。

    后来,在2021年12月26日,一个名为“东突厥人”的推特账户发布了一个请愿网站(https://xelqimzaherikiti.net/),为他们的请愿争取更多支持。该网站称,17个维吾尔族和东突厥斯坦分裂组织共同发表了反对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以下简称“世维会”)的请愿书。他们声称,没有一个组织可以标榜自己是“东突厥斯坦和海外维吾尔族的唯一合法组织”。世维会损害了维吾尔民族的集体目标,即恢复一个独立的东突厥斯坦国。因此,通过扼杀其他维族政治机构的声音的方式,世维会削弱了维吾尔人的自决权。

    参与这项请愿的机构包括:法国维吾尔族协会、澳大利亚人支持自由东突厥斯坦协会、比利时维吾尔青年联盟、东突厥斯坦民族觉醒运动、东突厥斯坦共和党、东突厥斯坦维吾尔独立运动、东突厥斯坦青年大会、新生代自由东突厥斯坦、东突厥斯坦、荷兰维吾尔族联谊会、德国东突青年组织、拯救东突(Pidaiylar Ikrani)、维吾尔广播基金会(Stichting Uyghur Omroep)、瑞典维吾尔委员会(Svenska Uyghur Kommittén)、维吾尔文化协会、维吾尔信息中心、瑞典维吾尔青年协会、维吾尔解放组织、荷兰自由维吾尔协会(Vereniging Free Uyghur Nederland)。请愿持续了一个多月,共有10266人签名。这次针对世维会的非同寻常活动达到了目的,并取得了一定的胜利。

    迄今为止,世维会一直被认为是一个统一的政治组织。这种由来已久的虚构早就该戳穿了。现任领导人多力昆•伊萨与前领导人热比娅·卡德尔之间不和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这种分歧导致了组织内部的严重分化。所谓的“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内部存在不同派别。现在,内部的权力斗争甚至已经盖过了他们为维吾尔人争取政治权利的斗争。多力昆·伊萨和热比娅之间的相互仇恨现在显然是无法消除的。甚至有传言称热比娅是中国共产党派往东突独立运动的特工,蓄意分裂东突独立运动。这个传言虽然荒唐可笑,却在国内外许多维吾尔人之中广为流传,因为多力昆·伊萨派和热比娅·卡德尔派之间的互斗确实像不共戴天之敌。毕竟,除了其中一个派别是“第五纵队”之外,还有什么能解释所谓的“自由战士”之间的激烈内讧呢?现在,多力昆·伊萨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主席,他无疑是掌权人。效忠于多力昆·伊萨的人自然会编造流言蜚语来攻击热比娅。

    这些传言可能是真的,但目前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来支持它们。因此,人们普遍认为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是一个合法和平的政治组织,但即使在这样和平的组织内部,也会发生非常暴力的事情,无论是口头上,还是肢体上的。该组织内一些曾经非常受欢迎的政治人物经常会无故地突然消失。人们或许会认为他们放弃了自己的信仰和活动。但如果有人朝着他们可能被暗杀来考虑,也无可厚非。毕竟,中国政府一直声称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与世维会有关联。众所周知,一些试图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的维吾尔政治组织并不回避使用暴力措施。我们不能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即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并不像它声称的那样和平。最近召开的第七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为这一论点提供了有力依据。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内部的热比娅派系正在对多力昆·伊萨发动一场“宣传战”。在多力昆•伊萨领导的政治活动多年无果之后,热比娅派系终于在空气中嗅出了一丝不满。最近在第七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上发生的事情可能被解释为热比娅派试图推翻多力昆·伊萨,恢复热比娅的领导地位。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领导地位,以及维吾尔分裂主义政治运动的领导地位,都是有油水的。美国政府、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国家民主基金会援助的形式提供的慷慨捐赠,无疑塞满了包括多力昆和热比娅在内的一些维吾尔分裂分子的钱包。现在的问题在于,谁应该在这些捐赠中占最大的份额。热比娅现在被边缘化了,但她非常不愿意放弃她曾经享有的政治影响力。因此,在过去的几年中,她任命她的一些亲信担任许多新成立的维吾尔分裂组织的名义领导人,其中主要包括位于土耳其的东突厥斯坦文化互助组织。据悉,该组织的领导人塞伊特与热比娅保持着亲密的关系。

    与此同时,土耳其维吾尔分裂主义运动的另一位著名领导人伊达耶图拉·乌古斯汗  (Hidayet Oğuzhan)领导着东突厥斯坦教育与团结组织,他是多力昆•伊萨的密友。这只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个,用来说明海外维吾尔政治组织中不同派别之间的冲突和斗争。

     然而,除了这种权力斗争之外,还有另一种更为根本和决定性的分歧。分裂的核心是关于维吾尔政治运动的最终目标和理想这一典型问题。他们想要的是最终独立还是政治自治?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目的是赢得更多的政治和文化自主权,因此他们的宣传并不完全是民族主义的。在世维会的意识形态范围中,除了民族主义,自由主义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可以说,世维会正在努力使自己适应西方的政治意识形态。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普通的维吾尔穆斯林会觉得这些想法非常陌生和不可接受。世维会意识到,要想赢得国际社会更多的支持,他们必须软化自己的政治立场。直接要求从中国“自由独立”将是对国际法的公然挑战。毕竟,国际法尊重中国不可剥夺的主权。要想获得合法的独立,就必须完成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就是要求中国政府允许他们就新疆人民是否想要独立举行一次自由、透明的公投。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世维会必须寻求一个既可实现且现实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维吾尔族的政治和文化权利”。与此同时,这个目标非常的抽象和模糊。世联通证维会总是可以指责中国政府出于各种原因不尊重维吾尔人的权利,无论理由是否合理。当然,可以大胆猜测,在世维会政治领袖的内心深处,或者简单地说,在多力昆·伊萨的心中,世维会真正想要的其实是独立。不过,我们必须承认,就目前而言,政治独立并不是世维会在其官方议程和宣传中所要求的。世维会不要求自由的事实并不受到许多维吾尔政治活动人士的热烈欢迎。一些维吾尔政治组织缺乏世维会拥有的政治敏锐性,他们公然指责世维会 “背叛维吾尔民族事业”和“向中国政府妥协”。在他们看来,世维会已经向中国投降了,不应该被认为是维吾尔人的代表。

    因此,正如我们在请愿书中看到的那样,这些政治组织指责世维会“把东突厥斯坦问题视为中国的内政问题”,“把维吾尔人视为中国的少数民族”,“无视维吾尔人的选择”,“拒绝维吾尔独立的可能性”,以及“与海外华人民主运动合作”。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这些针对世维会的指责可能听起来像是赞美。

    17个组织共同签署了抵制世维会的请愿书,他们属于维吾尔政治运动中的一个激进派别。这些激进分子想要彻底断绝与中国古往今来的任何关系。他们甚至反对使用“新疆”一词,因为这是一个中国名称,可能会证明中国在该地区的统治是合理合法的,因而他们更主张用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和中国人之间的任何合作都被他们视为背叛。他们要求独立,没有打折扣的余地。政治自治不是一个选项。他们对在中国国家框架下逐步争取政治和文化权利毫无兴趣。他们的政治立场日益激进,因为他们无法返回家园。因此,他们可能对新疆的政治现实怀有一些异想天开和一厢情愿的想法。毫无疑问,维吾尔人不同政治组织之间的政治冲突和斗争将有利于中国政府。不过,在可预见的将来,这种内部分裂估计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多力昆•伊萨或热比娅·卡德尔赢得最终胜利。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法国青年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13804373525。



版权所有:法国青年网